大爷操,大爷操影院,大爷操在线视频 - 已采用高速播放模式,观看的人越多越流畅,快分享给朋友一起观看吧!(*∩_∩*)亲,请记得收藏本站网址哟,以免遗忘!

絲襪姐妹物語

「美莎……美莎……你這個睡豬,快要遲到了」裡莎一如以往呼喚妹妹起床。



「嗯……姐姐……早晨」美莎打著呵欠,懶洋洋的的爬起床,然後望一望身旁的鬧鐘才急急跳下床。裡莎看著已經高中三年級的妹妹,真是又好笑又好氣。



美莎和裡莎兩姐妹自少就喪失雙親,由叔父養大。雖然自少就失去親人,但兩姐妹由於天生麗質,活潑開朗,所以受盡身邊朋友親人的疼愛,彼此也能相依為命過日子。一年前裡莎在一間私立高中找到一份教書的工作,有了收入,便跟美莎搬出來兩個人居住,美莎也順理成章地轉到裡莎任教的學校讀書。



星野美莎︰18歲,163cm,86D,57,86,外表青春可愛,擁有一束亮麗的黑色直髮。高中三年級學生,性格較內向,溫和良善,成績運動優異,唯一的缺點就是容易被騙。至今還是處女 星野裡莎︰23歲,167cm,88E,58,87,容姿瑞麗,棕色曲發。在私立高中任教英文及一些興趣班。性格開放,穿著也偏向性感。沒有男朋友,但卻有多次性經驗。



「早餐就放在檯面,我先回學校了,你不要遲到哦~」裡莎臨走前吩咐好美莎後,便穿上一雙名牌的細跟高跟鞋出門口了。美莎也不再遲延,梳洗過後,吃過早餐就換上校服。她從衣櫃中拿出了粉藍色的花邊胸罩和丁字褲,這些性感的內衣都是裡莎近來買給她的,裡莎說美莎已經不是小孩子了,內衣應該穿得性感一點才有魅力,還把美莎原來的內衣褲掉了。初初的確令美莎感到不習慣,後來卻慢慢也喜歡穿了,大概因為裡莎買的都是質地相當好的名牌內衣。



另外,她們的學校除了是區內出名教學優秀外,令人個出名的原因就是校服。因為校裙的限制很寬鬆,漂亮的女同學都喜歡穿很短的校裙,都是僅僅能蓋過臀部。為了保暖和放止走光,很多女同學都會穿著絲襪褲上學。美莎也不例外,穿好內衣後,便把薄薄的黑色絲襪,套左美腿上。接著也把白恤衫和藍色的格子裙穿好,便上學了。一路上不少人跟美莎打招呼,她們雖然剛搬進這區,但很快便很受鄰居歡迎,當然也有不是男性是打招呼為幌子,實際是在欣賞美莎的姿色。



下午的體育課後,一班女生在更衣室嬉戲。



「美莎的乳房好美哦~又軟又大」奈奈很淘氣的從氣偷襲美莎的胸部。



「啊~不要這樣,奈奈,快停手……」美莎似乎經常被奈奈這樣玩弄。



「好敏感的身體啊,稍為碰一下美莎的乳頭,就已經變硬了」奈奈一邊揉搓,一邊用手指挑逗著美莎的乳頭,她似乎越玩越興奮,甚至準備把手伸進美莎的內褲中。



「奈奈,夠了……」美莎及時把奈奈的手捉住。



「好可惜哦~如果我是男生,一定會把美莎追到手,然後欺負過夠,嘻嘻~」她們邊說邊笑地穿上校服。奈奈和美莎都是很要好的朋友,所以即使奈奈經常用美莎的身體開玩笑,美莎也不介意,之不過,奈奈的說話,今天竟成真了。



換好衫後,奈奈和美莎都習慣渴點運動飲料,補習水份後才回課室上下午的課。今日一如以往,可是不同的是,美莎之後感到很不適,老師說可能是中暑了,便叫了奈奈陪同美莎到保健室。奈奈吩咐美莎好好休息後便離開了,美莎也昏昏欲睡的睡著。這時,一名男同學走進來,美莎矇矇矓矓下認得是同班的男同學-風間浩樹。



「你們不是在上課嗎?為什麼會在這裡」美莎勉力地坐起來。



「隨便找個藉口出來就可以,我等了這一刻很久了。美莎……你真的很美,我很喜歡你。」浩樹的說話令美莎很意外。浩樹是一個商人的兒子,雖然很有錢有外表,但因為行為比較孤僻,平時都沒有女同學主動跟他交談,但現在竟主動向美莎示愛。



「這……這太突然了吧,但是,我還沒……打算交男朋友,所以……對不起……」美莎顯得有點不知所措。



「不,你誤會了,我沒有要你做我女朋友的意思,也沒打算詢問你的意見……」



「那,這是……什麼一回事?」美莎有點大惑不解了。



「坦白的說,我希望你能成為我的性奴。」浩樹說得很冷靜。



「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……」



「簡單直接的說,我打算現在把你侵犯,然後把你要脅,以後繼續滿足我的性慾。」浩樹二話不說的把美莎擁抱起來,強行的把舌頭伸進她的口內。美莎心想反抗,可是身體卻用不上力,結果只好眼白白被奪去初吻。他們口唇交纏了一分鐘,浩樹才把舌頭伸回,但口水像絲一般仍然連接著兩人的舌頭。



「好……好過份」美莎第一次接觸男性的嘴唇,敏感的她剛剛竟也有一刻的享受,但回過神來,便想推開浩樹。



「沒用的,我把麻醉藥和催淫藥加到你的飲料中,你現在連叫出來也應該感到困難」浩樹捉起美莎的手,讓她停止了反抗。



「你好卑鄙,快放開我,否則我會追究的……嗄嗄……」美莎連呼吸都變得凌亂,看來藥力正在發作。



「不……這只是為了減少反抗和受傷,之後沒有藥物我也能令你欲仙欲死的。」浩樹不慌不忙的把美莎推倒,然後解開她的上衣。可是美莎就快急死了,自己的乳房就快要被男人看光光,只好把眼合上,使內心好過一點。浩樹對於美莎的表現感到很滿意,之後拉起了美莎的胸罩,使她的雙乳從中跳出來。



「比我想像中大多了,而且很柔軟,真想一口把她們吃了」浩樹還是忍住了衝動,先輕輕的愛撫著乳房和乳頭。



「求求你,嗯…不要再摸了,嗯嗯…………」



「開始呻吟了嗎,真敏感的身體」



「不…不…嗯嗯…沒有,這只是…啊」美莎感到身體越來越輕,乳房不斷傳來快感令她發出聲音。浩樹立時改為用口吸吮乳頭,讓美莎發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。美莎就像哺乳似的,豐滿的乳房正養育著浩樹似的。



 此時浩樹的雙手也沒有閒著,不斷來回撫摸美莎的美腿,享受著絲襪嫩滑的質感。



「小美人,你的美腿真的很淫蕩,你知道嗎?有很多男生都幻想操你的絲襪腳啊」浩樹的口從美莎的乳頭離開,改為吸吮她的絲襪美腿。



「嗯……求求你,不要舔……嗯嗯……好癢………」顯然浩樹不會理會美莎的勸告,她的美妙嬌吟的要求,只令浩樹更賣力地進攻,慢慢已舔到美莎的密處。



「啊呀!不,這裡不要碰,求求你……」美莎用盡力的把雙腳夾緊,浩樹也要使點力才能把其打開,美莎現在兩條美腿被抬起成V字形。浩樹趕緊把手伸進絲襪裡,把內褲移開,現在美莎的陰戶,跟空氣只有一塊薄絲阻隔。



「這就是男生都想見到,美莎的私處,粉紅色的,相當誘人呀。」美莎已經感受到浩樹的氣息了,她嘗試再把雙腿夾緊,但已經被浩樹的頭入侵了兩腿之間的空間。浩樹也不打算移開,就這樣被穿著絲襪的雙腿夾著,一邊對私處舔弄起來。



「噫……噫…不要…這樣…嗯嗯……好髒…嗚……喔喔喔喔……」口唇雖然說不,可是不爭氣的下體卻流出了不少淫液。



「嗯~~真好吃,想不到美莎的淫水會這麼香甜,嘖嘖…嘖嘖……」美莎越來越看不下去,只好羞澀的閉著眼睛。淫水和口水開始流出來,弄濕了保健室的病床。舔了不知多久,美莎已經整個人軟了,口中只有呻吟聲。浩樹見時候差不多,便站起來,把校褲和內褲脫掉。



 美莎眼前的,是一根龐然大物,這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的性器官,她當然不知道浩樹的17厘米,又黑又長的陽具是多罕有。但她知道,這東西極有可能會插入自己的陰道內,抽插,然後射精。



「太粗了……放進來的話……不知會怎樣,但是身體好像很奇怪似的」美莎心中竟浮現出奇怪的渴望。她的身體已經被挑逗起來,正處於青春期的她,身體對男性變得很敏感,加上催淫藥的影響,她現在真的有點想讓浩樹的陽具插進自己體內。



 可是浩樹並沒有如她所願,只把陽具放在她的陰戶上,然後再合起她的雙腿,然後先在被絲襪包著的大腿內側抽插。浩樹十分享受絲襪所帶給他的質感,絲襪也為美莎帶來最後的保護,默默替美莎的私處承受陽具的磨擦。



「覺得怎樣……被男人的東西隔著絲襪磨擦陰核。」浩樹似乎是有意這樣做,他一邊舔著被舉高的美腿,一邊欣賞著美莎陶醉的樣子。



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欺負……啊……美莎……了喔……啊啊啊」美莎雖然口唇上仍有點反抗,但已不再抑制呻吟聲了。兩人性器官分別分泌著潤滑液,把絲襪弄得粘粘的,美莎也從中感受到浩樹又硬又熱的陽具。



「美莎……想讓陽具插進來嗎?」浩樹加快了磨擦的速度。



「……………」美莎沒有回應。



「想要嗎?」浩樹知道美莎只是忍耐,便再加強攻勢。



「………啊…啊……」美莎還是忍耐著。突然浩樹停下來了。



「不能停……啊……不,我沒有……」美莎感到連綿的快感停下來,不經意的說出心中的願望。



「這就對了,既然如此,我也如你所願吧。」浩樹露出一絲淫笑,然後就用尖銳的指甲將絲襪給撕破了一的小洞,並把龜頭對準洞穴。



「滋滋……滋滋……」浩樹慢慢的插入,水聲清澈可聽。



「不要…啊啊……啊呀呀呀呀呀」美莎感到處女膜的撕裂,陣陣痛楚由此而生。



「哈哈……想不到美莎還是處女,怪不得一直都露出羞澀的表情。」浩樹以為美莎這樣的美少女早已跟別人性交過,怎知還是一名處女,一喜之下,竟將整條陽具直插到盡頭。



「嗚……嗚……好痛……求你……拔出來……啊呀…」血絲從美莎的私處一點點的流出來,浩樹也知道暫時不能心急,所以也就慢慢的抽插。



「處女的穴就是不同,又暖又濕……啊呀……果然,你跟別的女生不一樣。」浩樹還是第一次呻吟出來。慢慢地美莎習慣了,痛楚的感覺很快就消失,剛才的快感又再佔據她的理智,這也是因為催淫藥的原故。



「不!不行!……喔……啊啊啊…我不能有快感,明明被人在侵犯…」美莎本來藉著痛楚,希望讓自己回復一點理智,可是心中卻是默默的享受著。「噫……噫……喔…喔……嗚……啊啊啊」



「美莎真是淫蕩的女生,明明被人侵犯,卻叫得這麼享受,而且陰道還一直吸吮我,想不到你的私處是個名器。」浩樹不知不覺地加快了插抽速度,又不停用淫語摧毀美莎的理智。



「啊啊……這都是……因為…嗯……你的藥…嗯嗯……啊啊啊」



「哈哈……這個就是男生的女神…嗚啊……我在干大家夢寐以求的美莎,啊~太爽了……太爽了!!」浩樹把力量都集中到腰部,一連抽插了百多下。美莎只感到意亂情迷,快感不斷,被強姦的事已忘記得七七八八了。



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啊呀啊呀………要出來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……」美莎終於在男人的性器官下屈服了。從陰道中噴出大量淫水,弄得兩人交合的地方水漬處處。



「竟然潮吹了,真是天生性交的尤物……啊呀…不好了……被你這樣一來……我也差不多要發射了……」



「嗄嗄……不…嗄……請不要…嗄射在……嗄嗄嗄…裡面」  可是美莎知道已經太遲了,她已感到子宮內充滿了溫暖的液體。浩樹的射精量很驚人,還沒射完便已倒流出來,白色的精液也染污了黑色的絲襪,造成很強烈的對比。浩樹過了大半分鐘才跟美莎分開,在美莎失神的時候拍下了幾張相。



「若你不想相片被公開,就請你別將今天的事告訴人,你現在先休息一下,我之後會再聯絡你。」浩樹穿好校服,便離開。保健室內只剩下衣衫凌亂的女學生。



今天是學校的假期,美莎很早就已經打扮好準備出門。她今天穿上桃紅色的繫繩露肩背心,下身是迷你牛仔短裙和粉紅色的絲襪,使她看上去很有青春少女的氣息。她從房間走出來的時候,裡莎正在客廳中看書。



「穿得這樣漂亮,難道跟男朋友約會?」裡莎看下手上的書,跟美莎開了個玩笑。



「怎…怎麼會呢?我趕時間,先走了,拜拜~」美莎穿上一雙棕色短靴便急急忙忙的離開了。的確,美莎正在出 去約會,但對象並不是男朋友,而是浩樹。上一次在視聽室,浩樹臨離開前約定了美莎在今天的假期外出,美莎當然不知道浩樹又要對她做什麼是,但無論是什麼,她都無法拒絕的。美莎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到電車站,浩樹已經在月台等她了。



「早晨。果然照我所說的穿了短裙和絲襪來,真的很合作。」浩樹先跟美莎打個招呼 「今天,你又想怎樣?」



「美人心急了,待會你便知道了。來,先上電車再說。」浩樹抓起美莎的手,拖著她走入了電車內。車廂中人很多,他們都被逼得透不過氣來。浩樹把美莎帶到車廂中的角落,讓她背著牆角,自己則壓著她。美莎跟浩樹只有數公分的距離,完全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,讓她感到有點尷尬。



電車開動後,浩樹便把嘴唇貼在美莎的嘴唇上。



「…嗯嗯……」美莎被浩樹突如其來的一吻感到很突然,雙手嘗試推開他,但因為壓在浩樹後面的人很多,讓美莎無法跟浩樹分開。不一會,美莎的口唇已經失守,被浩樹的舌頭大舉入侵。美莎只有合上眼,盡力用自己的舌頭扺抗,但外人看來,她就像跟浩樹濕吻一樣。



「嗄嗄……竟然突然就……好過份。」被吻了差不多五分鐘,兩人就分開。美莎能夠說話後,第一樣就是向浩樹投訴。



「沒事的,別人都只會以為我們是熱戀的情侶。而且,我還打算做更過份的事。」浩樹捲起了美莎的短裙,讓她的下身暴露出來。美莎兩手盡力的把裙拉下,但力量卻不及浩樹,幸好人多,並沒有人發覺她們下身所做的事情。浩樹襯美莎兩手沒空時,便把右手伸進她的兩腿之間,開始隔著絲襪愛撫她的私處。



「不……不要這樣…嗯…很多人的……嗯嗯…」



「美莎的下面竟然一摸就濕了,還是從屋企出來就已經期待被我侵犯?」美莎羞得合上眼,不敢回應。怪不得浩樹要她今天出來時一定要穿迷你裙,大概是想方便他玩癡漢遊戲。美莎的手慢慢放棄扺抗,她只祈求不要被人發現她們所做的事。美莎正像一隻受驚的小貓一樣,浩樹見到她可愛的表情,便更加興奮的愛撫,右手伸進了她的內褲中。



「那裡……不行啊!……住手…啊呀呀呀」浩樹右手向陰毛的盡頭開始一寸寸地探索,一下子就找到了入口用手指插了進去。美莎盡力壓著自己的呻吟聲,幸好混雜在列車行駛聲音的環境中,並沒有被人發現。在之前的性交之中,浩樹已經知道美莎G點的位置,他今次當然不放過,集中按壓那裡。美莎感到意識逐漸散渙,身體開始接受、甚至渴望著快感。



浩樹把美莎的身體轉到後面,讓她面向著牆,自己從後繼續侵犯她。美莎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,緊閉著眼睛和下唇忍受。



「……啊啊……不要……請不要這樣……」美莎感到胸部傳來一陣涼意,理智控制著美莎不能發出驚呼,原來浩樹已經將她的背手向上捲起。浩樹除了吩咐美莎穿短裙外,還囑咐她不能穿乳罩,所以美莎白皙豐滿的胸部整個就裸露了出來。



「美莎的乳房又大又有彈性,不論玩多少次又不會厭。」浩樹慢慢的揉握著乳房。柔嫩圓潤的乳房馬上因他的揉捏而顯的更加腫脹,浩樹的手一邊恣情品嚐美乳的豐挺和彈性,同時淫褻地撫捏毫無保護的嬌嫩乳尖。



「喔…啊……啊…會讓人看到的……呀……」短裙下,陰道正被人恣情地猥褻,時而被輕撫、時而被向外剝開、又向內擠緊;乳房則暴露在空氣中被揉搓玩弄。美莎不想承認,她被人在電車中侵犯,身體卻產生著快感。



 美莎正快要高潮之時,浩樹的右手從她的絲襪內褲中抽出來。雖然美莎突然感到空虛,但她以為浩樹暫時收手,也就放心下來。但不一會,更糟的事發生了。浩樹掏出了陽具,伸進美莎的兩腿之間。美莎下體感到了一根又熱又硬的東西鑽進來,慌起來立刻夾起雙腳。



「求求你……不要再欺負美莎了。」美莎認為自己阻止了浩樹的行動,鬆了一口氣。



「怎麼了,你剛才不是覺得很舒服嗎?在電車上作色情的事看來讓你更興奮。」美莎雖然夾緊了雙腿,但並沒有阻止浩樹的進攻,都怪她剛才流了很多淫液,而且穿著絲襪,讓陽具滑滑的溜進去了,美莎這樣反而讓浩樹抽插得更舒服。



「呀…啊……不要……這姿勢…啊啊…好下流……嗯嗯……」現在美莎的姿勢彷彿正和男人從背後插入的性交。她心中想著浩樹未免太大膽了,竟然在電車上明目張膽地侵犯自己。但浩樹似乎並不在意,反而隔著絲襪享受摩擦帶來的快感。



 堅挺灼熱的肉棒,隔著薄薄的絲襪,仍然令美莎感覺得出龜頭的形狀。粗長的肉棒一寸寸擠入她夾緊的雙腿之間,前端已經緊緊地頂住她的陰核。浩樹每一下都正好頂中她的陰核,讓她的情慾漸漸高漲,心砰砰的亂跳。浩樹雙手也沒有閒著,對她的乳房更用力的愛撫。



「呀啊……太激烈了…啊呀,快點住手,會被人看到的……啊啊嗯嗯…呀!」



「就讓別人看吧,看看你有多淫亂。」身邊的人多多少少也發現她們的行為,但難得有癡漢真人表演,美麗的女主角還真的享受著侵犯,大家都默默無聲的欣賞。



「喔…喔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嗚嗚……啊呀呀呀」美莎感到身體要高潮了,一股淫水正從陰到中噴出來,身體也出現痙攣。浩樹也沒留意,被美莎突然的震動一弄,被絲襪夾緊的陰莖噴出了滾燙的精液。



「嗄嗄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嗄嗄……」美莎貼在牆上喘氣,她感到絲襪和內褲又粘又濕,傳來一陣陣淫穢的餘韻。不一會,電車已經到站,浩樹整理好美莎的衣服,便拖著她的手離開車廂。



「真過份,竟然自己一個先高潮,還害我把精液射出來。看來得懲罰你了。」浩樹在美莎的耳邊說了他的計劃。



「不!!我不會做的!!」美莎一聽之下,發起怒了。浩樹對她回以一淫笑,然後拿出手機說: 「假著不照著我說話做的話,我會把你的淫照發送到每位乘客的手機裡,嘿嘿~~」美莎沒有辦法,唯有照著浩樹的說話行。



 美莎和浩樹走到一間樓上的情趣用品店,然後美莎就不願意地走進去,浩樹則在門口等待。當美莎走進去時,眼前的是一個坐在櫃檯後、中年略胖的老闆。老闆看到有客人,便立刻放下手上的報紙叫歡迎光臨。但說話還未完,老闆便呆了,平時這種商店都沒什麼人光顧,就算有,都是男性。今天不知什麼風把一個美少女吹過來。



 老闆仔細的打量美莎,想不到外表這麼清純的少女會走到這種商店,他想大概是為情趣用品來討好男朋友。美莎點點頭回應,之後就默不作聲的逛著。她是第一次來這種商店,面對四圍都是假陽具、情趣服飾、色情電影等,內心也不禁感到緊張,也怕老闆不知會如何想自己。美莎一邊找,老闆就不停注視她的絲襪美腿。美莎當然也發覺到,但她就只想快點找到目標東西,終於過了好一會,美莎拿著一雙開襠的黑色絲襪褲到櫃檯前。



「小姐你真有眼光,這是質料最滑最薄的絲襪,中間還是開襠的,就算要跟男朋友做愛,也不用脫下絲襪………當然也方便透氣……」老闆口說得心直口快,讓美莎感到相當尷尬,連忙解釋一番。



「不是的老闆,我……剛才在電車上,有癡漢侵犯我……他還把精液射到我的絲襪上……現在下面粘粘的,好難受,所以現在想買一雙新的絲襪……請問這雙絲襪多少錢?」美莎的結結巴巴地說出這種不知廉恥的說話,使整個氣氛變得凝固了。其實這都是浩樹要求美莎做的,就是要她在這裡做出一連串勾引男人的行為。



「這……原來是這樣子……哈哈……那麼這雙絲襪要5000日元。」老闆造夢也想不到眼前可愛的美女會說出這種話,自己也變得不知所措。



「太貴了,我沒有這麼多錢。我可以用舊的跟你換嗎?」美莎照著浩樹教的方法應對。



「怎麼可能,除非你用舊的絲襪替我腳交吧」老闆其實只是跟美莎說笑而已。豈料,美莎便即場把黑色的高跟短靴的拉鏈拉下,然後被粉紅絲襪包裹著的腳裸慢慢脫離短靴。這個動作,看得老闆口水也差點流出來,褲襠立時隆起。



「請問是否讓老闆的精液射出來就可以?」



「真…真的嗎?對對……射出來就可以。」老闆一聽之後,興奮得立刻脫下長褲和內褲,把肥大的陰莖暴露出來。美莎還是第一次看見浩樹以外的陰莖,這根看上去的要比浩樹的噁心多了。龜頭都是污垢,陰毛又長又黑。當然她絕不想碰這樣的惡物,更不想替一個陌生人性交,但浩樹正在外面觀看,稍有令他不滿意,她的淫照就會被發佈出去。美莎先走近老闆,然後把右腳鑽進他的兩腳之間,並提起到碰到他的睪丸。接下來,美莎的手抱著老闆借力,前後的用腳磨擦老闆大腿內側。



「哦哦……這樣好舒服……啊嗯……」老闆享受著從大腿之間而來幼滑的質感,的口中很快就發出呻吟聲。老闆的陽具因這樣的刺激,變得更大更粗,龜頭還分泌出精水,把美莎的絲襪弄污,如此美莎的絲襪就混合著兩個男人的體液。這樣的姿勢,使美莎的乳房正貼緊在老闆的胸膛,老闆從上而望,正好望著美莎深深的乳溝,他一時忍不住就雙手用力的抓下去了。



「呃……不要,不是說只用腳嗎?」美莎一痛之下叫出來。



「怎樣了,我只是讓你也舒服一下。看你一臉清純,想不到你沒穿乳罩這麼淫蕩。」老闆斷定了美莎是個淫娃,便放膽地揉搓她的乳房。雖然美莎的乳房被揉得變形,但下身還是沒有停止磨擦陰莖的動作。她只好一邊發出嬌柔的呼吸聲,一邊忍受著這種可恥的行為。



「嗯嗯……啊……」就是乳房被玩弄,敏感的身體也讓美莎產生柔弱的呻吟聲。老闆似乎是在回應美莎的呻吟聲,兩手離開了乳房並順著她的細腰而下,搓揉她柔嫩的臀肉,甚至滑進她的神秘地帶。



「不只沒穿乳罩,想內褲都沒穿,難怪會有癡漢侵犯,嘿嘿嘿」



「不……不是這樣,我……啊呀……不要……嗯呀……」美莎對老闆說出的事實百辭莫辯。



「你看,絲襪都已經濕成這樣子了。不好好教訓你這樣壞女孩是不行的。」老闆右手從後伸進美莎濕透了的絲襪內,開始按壓她的陰唇,壓搾出美莎酥酥麻麻的觸感。美莎被老闆抱緊,沒法反抗,心中只期待老闆快點射精了結,但老闆的陰莖隨了變得更大之外,似乎毫無射精的先兆。美莎這回可著急了,但老闆卻很滿意的一邊品嚐眼前少女的胴體,一邊享受絲襪美腿。



「啊啊……手指……不要伸進去,嗯啊啊……嗄嗄」美莎夾雜呻吟聲請求。



「好嗎?看你都濕成這樣了,你想放別的東西進去嗎?」



「不!說好了只是腳交,請不要把陽具放進去!」美莎一聽之下失神了,就算要她被浩樹再強姦一百次,也不願被眼前猙獰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道一下。



「小美人,你那麼渴望肉棒嗎?我還沒說要把自己的陰莖插進去。」美莎聽後大感羞愧,低下頭不敢再發一聲。老闆接著說︰「剛好有件新貨品,想讓客人你免費試用。」接著老闆從貨架上取了一根紫色的電動陽具下來。這假陽具又粗又長,除了龜頭的部份外,整根佈滿膠粒,質感跟真的陽具差不多。



「不…我不要!」美莎想也不想便拒絕。



「如果你一邊插著自慰,一邊替我腳交,我可能會快一點射出來。何況這根東西,會讓你很舒服的。」老闆的誘惑竟使美莎心動了,她望了一下門外的浩樹,他也點頭示意她照做。



「那……好吧」美莎沒有辦法,唯有照著做。她一邊把絲襪退到大腿處,心想不知那根東西插進來會怎麼,或許真的會很有刺激也說不定,畢竟她是第一次接觸性玩具,內心也很好奇。老闆把頭貼近美莎,用力的嗅了一下,他感到了淫霏的氣味。老闆慢慢的,先把陽具的頭贊入美莎的陰道,豈料還不怎樣用力,整根便被吸進去。



「嗄……啊呀呀,好粗……填滿了…嗯嗯……」美莎合上眼睛,感受著下體的空虛被填滿的快感。



「好……好淫蕩的名器,竟自己吸進去了。」老闆也大開眼界了。老闆接著開動陽具的震動器,伴隨著強力的震動,美莎的情慾一瞬之間極度攀升到令一個層次,她只能以極大的呻吟聲來承受這種強烈的快感。老闆稍為扶穩美莎搖晃的腳步,然後把絲襪一拉而上。粉紅色的絲襪正忠實地回去保護美莎的下半身,可是一流的彈力卻出賣了她,竟把電動陽具緊緊的壓實在美莎的私處。更禍不單行的是,陽具上還有另一個震動器,當陽具整根插進去時,這個震動器正好碰到陰蒂上。



「啊,啊……不行,我要去了,去了…………嗚啊呀呀呀呀呀!!!」」美莎正感受著前所未有的快感,瞬間便高潮起來。她下半身忽然整個軟去,美莎就這麼跌坐到了濕漉漉的地面上喘氣。美妙的呻吟聲連站在門外的浩樹也清楚聽到。



「太狡猾了,竟然自己先高潮,真拿你這小淫女沒辦法。」美莎似乎已經用不上力,老闆沒有辦法,只有整個人躺下來,並拿起美莎的絲襪腳夾著自己的陽具搓弄。美莎感到自己的腳板正夾著一根又熱又硬的東西,但她大部份的集中力還停留在震動的陽具上。



老闆躺在地上再次享受著美莎的淫腳。雖然被絲襪阻擋了部份視線,但他還隱約看到美莎兩腿之間的黑色叢林和粉紅色的肉縫,陰戶還在流出淫水,把兩片陰唇和絲襪滋潤得閃閃發亮。美莎稍為恢復意識後,也覺得這個恣勢相當暴露,於是趕緊收回雙腳站起來,但絲襪仍緊緊地把陽具定著她的陰戶。



「那麼就站著一邊自慰一邊腳交吧。」老闆並不阻止美莎站起身,因為這正好讓他看到更好的風景-美腿和陰戶盡收眼廉。



「嗯……知道了」從陽具而來的快感令美莎的意識很散慢,但把右腿踩在老闆的陰莖上,她還是有餘力的。美莎雖然是第一次腳交,但就像無師自通的並用姆趾和二趾夾著他的龜頭前後搓弄,使老闆的陽具強烈的抖動,絲襪的頭部也被精水弄得都黏糊糊的。



「啊呀……啊呀呀……好淫蕩呀……想不到這把年紀,還有機會跟這樣的美少女性交,噢噢噢……」老闆為面前淫亂的畫面正不亦樂乎。的確,一個高中女生,穿著絲襪短裙替一個中年男人腳交,下體還插著電動陽具,成何體統。但美莎也早已放下道德,竟忠實地按老闆的指示,握緊陽具一出一入的自慰。



「噢……啊……忍不住了……太棒了…嗄嗄……太棒了……」美莎知道老闆快要射精了,立刻加快搓揉整根肉棒和睪丸。陽具強烈的跳動,火燙的精液就不斷爆洩在她的右腿上,整只粉紅絲襪褲佈滿了白色的黏稠穢物,部份更射到大腿上。濃精很快滲透了絲襪,暖意透過絲襪傳到大腿的嫩白肌膚上,屋內的空氣中亦瀰漫著淫穢氣味。這是美莎第二個令其射精的男人。



自己是不是已經變成淫亂的女人,美莎這時沒空去想這個問題,因為她又快要來第二次的高潮了。浩樹站在門外,滿意的笑著。

您可能感性趣的

开苞两姐妹 2018-03-19

警告:大爷操,大爷操影院,大爷操在线视频 网站包含成人内容,18岁以下禁止进入!
Warning: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x